流煜

丞心实异小番外

链接不能用了,再发一遍截图

再被封我就真的没办法了

丞心实异番外

上车请刷卡
阅后请点赞

新人司机
技术不过关请谅解

正文见链接
第一次弄,不知道成不成功

丞心实异4

蒸煮发糖
我发文

见面会结束
大家一起回酒店
回来的路上,子异能感觉到,丞丞的目光总是时不时往他身上飘。自以为掩饰的很好,并不知道这种眼神有多撩人,落在身上像是摸着的猫咪的肚皮,细腻柔软,又搔的人心痒。
子异忍着不回看他,小孩不希望他发现,就先装着不知道吧。
今天舞台上的事情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包括罪魁祸首本人。本来只是想不动声色的Cue一下他,可是没想到丞丞这么聪明,没有犹豫的就猜到了出题的是谁,还反将一军。
听到那句“你以为我是啥就是啥”的时候,子异的心里仿佛一场海啸,可是他只是坐着笑,没让任何人知道。
丞丞,我想要你成为什么,你真的想知道吗。
“我爱你”这三个字在当下,是个奇怪的存在。人们总是轻易地说出口,带着戏谑,带着调笑,或是带着伪装不在意的真心。又总是很难说出口,带着真挚,带着渴望,或是带着得到回应的期待。
将这三个字说出口的时候,子异不知道他的眼神有没有泄露什么,只看见了丞丞害羞笑着转过了身去。也许他并不会在意,只当做兄弟间的玩笑。
子异并不在意别的地方掀起多大风浪,他只庆幸,或者是失落于丞丞的反应。
毕竟,评价一个人是可爱还是成熟,并不是那么难回答的问题,不是吗。
可是现在看来,也许他也并不是完全不放在心上。小孩子终究性情不够沉稳,被九六年的小哥哥抓住了小尾巴。
回到酒店,各人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丞丞先卸了妆,洗了澡,随手套上t恤短裤就趴到了床上,刚刚趴上去,就听见了敲门声。
“请进。”
子异进门,看见的就是刚洗完澡,头发还湿漉漉的丞丞,他的t恤是白色的,更显得整个人温良无害。
丞丞面对深夜到访的子异有些手足无措,匆忙坐了起来。
“子异,这么晚了你还没睡啊,找我有事吗?”
子异不慌不忙地脱掉鞋子,盘腿做在了丞丞对面,两个人同样的姿势,面对面坐着。
“难道不是你有事要找我吗?”
丞丞不自然地咽了咽口水,子异离他太近了,眼睛望着他的眼睛,像是埋伏依旧的猎人盯着掉进陷阱的小麋鹿。
“没有啊,我都要睡觉了,呵呵呵。”
丞丞傻笑着避开了子异的视线,两手撑着床面想要往后退一点,手刚想要用力,就被子异抓住了小臂。
“没有的话,回来的时候为什么一直看我。”
“丞丞,说实话,不要骗我。”
子异的手很烫,握的很用力,丞丞甚至都能感觉到他皮肤下喧嚣奔腾的血液。还有他的眼神,直直的看着你,不放过你的每一次闪躲,每一次回避,从你眼神里每一次的波动中找到他想要的那一丝破绽。
“我就是觉得,今天你在舞台上有点突然。”丞丞勉强看着子异的眼睛,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开始心虚,以及,心跳加速,他只隐隐觉得有什么开始失控了。
“只是这样吗?真的没有别的吗?”子异更靠近了,带着熟悉又久违了的压迫感,刺激到心脏快要爆炸了。
浑身僵硬,无法躲避,无法忽视,带着暧昧的呼吸洒在彼此的脸上。丞丞无可抑制的脸红了,也忽然明白了一直困扰他的不安,忐忑,以及差点被忽略的那一丝兴奋和期待。
今天晚上这三个字,就好像是长在手指上的一根根倒刺,你想忽略它,可总会不小心碰到它,你讨厌它突如其来的疼痛,可有时候又人不知去拨弄它。
子异用另一只手勾住丞丞的脖子,眼神忽然就放软了,像是无声的妥协了,本来就是他先陷进去的,怎么真的忍心比丞丞先开口呢。
“我爱你,丞丞,在演唱会上,在千千万万人面前,我说的爱你是真的,说的永远记得也是真的。”
眼睛慢慢地移到丞丞的嘴唇上,子异试探着前倾,嘴唇慢慢地印上去,一触即分。
丞丞没来得及有任何反应,脑海中还是一团乱麻,有惊讶,有疑惑,甚至还有子异的嘴唇很柔软这种想法。
“丞丞,如果你现在推开我……”丞丞听到“推开”,条件反射般的抬手,忘了这只手还被子异握着,瞬时间便被推到在被子上。
王子异再次吻了上去,强硬地把丞丞困在床和自己之间。他的吻和他的人一样,温柔又坚定,带着一丝强硬地攻城略地,武力值上的差距和被子异充满挑逗的吻引上来的火气让丞丞很快放弃了抵抗,被猎人俘获。

丞丞,如果你现在推开我,我也不会放手的。

(后面是啥相信大家都能脑补到,加油!)

迟到了是我的错
我真的尽力了

丞心实异  预告

感觉我明天要是不更一下
都对不起我崽子们给的糖啊
这简直是脑补无数梗啊
本来强行现编的我很心虚
现在看蒸煮都这么大方
我还有什么可顾忌的
搞起来啊

另外请大家注意丸子回复的时间
这是什么零点告白偶像剧啊!!!!

丞心实异3

大厂现实向
纯属现编


宿舍里很安静
只有王子异自己在构思着最新舞台的Rap词,一边写一边在心里哼唱,正到最兴起的时候,宿舍门被敲响了。
“咚咚咚”
“请进。”王子异搁下手里的笔,望向门口,进来的是范丞丞,他环视一圈,开口道
“子异,你知道锐哥在哪儿吗?”丞丞嘟着嘴,一只手还把在门上,另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脖子,一脸失望地靠在门框上。
“怎么,脖子疼?进来我给你捏吧。”子异从座位上起身走到丞丞面前,抚上丞丞的脖子,将他往床铺上带。
丞丞手脚利落的脱了鞋趴上床,子异作为闻名大厂的养生boy,手法一定不错。丞丞现在又困,又累,脖子又疼,完全顾不得考虑其他。
王子异也脱掉鞋子,两腿分开跪在丞丞身体两侧,轻轻坐在了丞丞盆骨(屁股)的位置,手却并非奔着脖子去,先按上了丞丞的腰。丞丞抬抬头说
“不用按别的地方,只捏脖子就可以了。”
子异伸手把丞丞的头按回枕头上,顺势拍拍。
“你就趴着就可以了,是不是好几天练完舞没有放松了,你看你就是躺着,身上的肌肉都是紧的。”
丞丞进来之前就脱掉了身上的外套,只穿着大厂统一发的卫衣。子异手掌上的温度很快透过衣服传递到肌肤上,一阵阵的熨帖。子异先是把两只手交叠在一起,沿着脊椎由下到上地用力按压,脊柱发出了一连串的响声,丞丞只觉得浑身上下顿时轻松了许多,像抛掉了十斤重的担子一样,睡意像潮水一样涌来,上下眼皮打架一样,不一会儿就彻底闭上了眼睛。
子异控制着手上的力道,刚好能让丞丞放松,又不会让他觉得疼,顺着脊柱线,用大拇指根部的手掌部分按揉两边的肌肉。
少年人的身体带着独有的线条和爆棚的荷尔蒙,手掌下充满弹性的触感对子异仿佛有一种特殊的吸引力,裸露在衣服外面的脖子更甚之。
一只手捏在丞丞的颈上,慢慢的按压,甚至能感受到颈部两侧动脉的跳动,得到满足的独占欲和掌控欲烧得子异眼睛都有些发红。
因为不断的揉捏和搓按,丞丞的衣服有些皱了,露出一小块腰上的皮肤,王子异盯着看了一会儿,只想到了四个字,细皮嫩肉。手不受控制一样地摸上去,手指顶开衣服的边缘,向里面探去。
全身的触觉都集中在这只手上,它好像有了自己的意识,肆无忌惮又小心翼翼地亲吻着它所接触到的每一寸肌肤,跟它的主人一样,克制又贪婪。
王子异知道,现在的自己无异于饮鸩止渴。
“譬犹疗饥于附子,止渴于鸩毒,未入肠胃,已绝咽喉。”(①)
他的理智告诉他应该收手了,可是他的心跳,快要响彻整个房间的过快的心跳声无法掩饰。
王子异艰难地收回手,努力的平复自己的心情,不是现在,现在还不行。他从床上下来,把椅子拉到床边坐下,拨开丞丞遮住眼睛的碎发,看着他的脸,眼神里还是惊涛骇浪,表情已是波澜不惊。
丞丞还在熟睡中,子异苦笑一声
没心没肺的小家伙儿




(感觉子异被我写成了一个痴汉,对不住了)

(①出自《后汉书》,成语饮鸩止渴的来源,意思是“就像用附子充饥,用鸩酒止渴,还没有到达肠胃,刚入咽喉就绝了人的性命。”意指用错误的方法解决眼前的难题,却不顾严重的后果。)

丞心实异2

偶练现实向
纯属现编

“哎,子异,你给我的这个怎么看的啊,它好乱啊!”
丞丞皱着眉头,看了看手里这一摊被人翻阅的乱七八糟的稿子,挠了挠头发,把期待的目光投向王子异。
子异走过来,优越的身高遮住了灯光,投下一片阴影。本来丞丞就是略靠在墙上,这样一来就好像被王子异包围了一样,他不自然地缩了缩肩膀。
子异看到了,反而更向前一步,稍稍侧了侧身子,不着痕迹地捏住了丞丞捧着纸张的手,还是凉丝丝,软绵绵的像喵咪肉垫一样,眼睛假装是看着稿子,余光却落在了丞丞的脖子上。
丞丞的天鹅颈是大厂出了名的,又长又白就不提,偏偏还长着两颗很漂亮的痣,平白的就让人觉得很……诱惑。
“怎么了?”子异沉着的开口,故意压低的声音像是一根羽毛一样伸进丞丞的耳朵里,搔的丞丞心里一阵过电一样的颤抖,周围的空气都好像变的粘稠了,有种喘不过气的压迫感。
“你看,它们都乱作一团了,我找不到顺序了。”
丞丞往外迈了一小步,感觉呼吸顺畅了许多。
子异把粘在丞丞脖子上的视线拉了回来,小猫爪也被抽走了,他看向丞丞手里的一摊几乎是不出声的笑了一下,丞丞明明听出了一丝丝的戏谑,但是子异的脸上却是一片温柔,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子异把丞丞手里的接过来,轻轻点着每一张的右上角,上面清晰地标注着每一张的页码。
“这不是有页码?”丞丞觉得脸上突然的有些发烧,甚至耳朵脖子也开始发烫,有些愤愤地开口
“为什么标的这么不明显啊,故意的吧!”
子异把整理好的稿子递到丞丞手里,顺势揉揉丞丞蓬松的头发,看着小孩儿慢慢变红的脸,无声的微笑,一脸满足。


(不要问我稿子是什么稿,我也不知道)

丞心实异

偶练现实向
纯属现编

@
训练告一段落
基本的动作和队形都已经编排完善了
剩下的都是需要个人自己练习,把细节扣到位的部分。
子异坐在练习室的角落里微微有些喘,练习的强度不大,但是他必须要保证自己的部分绝对不能出错,不仅如此还要出彩,即使在地上坐着,脑海里也还是不断回忆着舞蹈动作。
“嘿,bro。”王子异被吓的一激灵,一抬头才发现是范丞丞也走到了这边来
“嘿,bro。”王子异抬抬手,回应了范丞丞,但还没等收回来就被范丞丞抓住,丞丞顺势坐在子异旁边,摆弄着子异的手指。
范丞丞的手微微有些凉,细嫩的手指轻轻捏弄着子异的手掌,和丞丞稍显柔软的手不同,王子异的手掌结实而有力。
王子异觉得有些痒,好像小猫的肉垫在手上踩来踩去的感觉,他轻轻抽了抽手,丞丞也没有继续拉住,只往他这边蹭了蹭,悄咪咪的对子异说
“你那个专属手势是怎么弄的呀,你教教我呗?”
“好啊,你把手先伸直。”范丞丞把右手伸到王子异面前,五指展开,王子异侧了侧身子,两人面对面坐着。
本来挨得就有些紧,面对面的时候王子异就觉得有些别扭,不自觉的提着气说话,连呼吸都怕太过唐突。
本来以为子异会直接手把手的教,没想到他只是自己一边说一边做示范。
“你先把食指,顶到大拇指第二指节中间的位置……对,然后把无名指和尾指一起往中指靠拢……”
“啊,,,,啥?”
丞丞看着自己不听使唤的手指第一次生出白己是不是个手残的想法。
子异无奈的笑笑,怕弄疼丞丞轻轻的拨弄他的手指,毕竟是从小弹钢琴的手,比王子异想象中的还要软,又软又灵活。
甚至最后成功的时候,子异都觉得这个手势丞丞做出来更漂亮一些。
丞丞心满意足蹦蹦跳跳跳的走开了,一边还跟别人炫耀着。
子异用力地握了握拳头,感觉手上那痒痒的感觉还一直存在,耳垂微微有些发热,真的和猫爪的感觉好像,他默默的想。